©️Monijian

ARTIST|艺术家
莫倪健

OPEN|开幕
2020.03.07 16:00

DURATION|展期
2020.03.07 – 2020.03.19
10:00-20: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白灼 BJOY IMAGE

白灼荣幸宣布将于2020年3月7日至19日间,呈现艺术家莫倪健的展览:《©️Monijian》。
应艺术家展览方案,白灼在此向社会公开征集展览作品,由艺术家进行作品性选择,之后成为展览作品。
/投递邮箱:monijian@qq.com
/在厦门拍摄的静态照片,内容不限,拍摄器材不限。
/投递时不限张数。
/如选上,一人只征用一张。
/如选上,第一版销售所得费用归投稿人。
/征用照片所有权归艺术家莫倪健。
/征用照片之后,双方须签合同。
/截止时间:2020年3月1日。

/照片征用合同截图

白灼——莫倪健对话
1/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莫倪健,出生在新疆乌鲁木齐,2014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油画系,目前生活在上海。
2/从新疆出来以后,你之后的经历可以描述一下吗?
2014年毕业的时候直觉就是要离开乌鲁木齐,去北京或者上海这样的大城市。概念里北京比较沉淀,很多艺术家都在那,上海是做股票的,红红绿绿全是钱。觉得画画是个文化活动,所以要去北京。到北京很幸运去了艺术家赵赵的工作室。他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先学习怎样工作,然后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几乎是从头开始学习和积累对艺术的认知。2019年一月搬到上海。开始了较之前大量且密集的艺术实践。
3/我观察到你的作品大都是先有意识,然后在生活里将这个意识通过物件动作实现,是如何确定自己的作品工作方式的?
不上班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要么就在街上晃。走路让思维更活跃。我需要借助艺术排泄,但肯定不是绘画。2018年一整年在消化和提炼,2019年初逐渐形成了这种方式,这很适合我,快速和低成本。
4/在这次的展览中,你为什么会想要收集其他人的照片来完成你自己的作品?
人的原始趣味会对具体事物做出莫名其妙的回应。我的情趣影响我的回应方式,它对我是敏感的,但它不是我特有的。城市化的景观逐渐趋同,生活在厦门的人肯定会对自己的环境做出与我所做相似的事,并拍照留念。只不过我的动机是艺术的,这点很重要。达成协议后,我们的关系是合作的,我们有共通的趣味,但我让这张照片成为艺术。
5/你如何看待当下自己的处境?可以从生存和艺术环境上来说。作为年轻艺术家,你对国内的展览空间/组织、艺术机构有什么比较迫切的需求吗?
一切都在变化,现在只是一个阶段。艺术不是一个人的事,它的最终呈现需要很多环节,每个环节都有专业的人。作为艺术家,我会将力所能及的事把控到最好。每天都会有新的可能,实践就会有收获。我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与他们合作,看到这段对谈请记得联系我。
6/推荐一两本你最近喜欢的书。
新概念英语第二册。

ABOUT莫倪健
1992年生于新疆乌鲁木齐,2014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美术系。现租住上海。
参与群展
《海洋》,史莱姆引擎当代艺术空间,虚拟世界,2019
《你会给我打电话吗?》,要空间,上海,中国,2019
Mo nijian
B. 1992, Urumqi, Xinjiang, China. Graduated from Xinjiang Normal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Oil Painting, 2014 Lives in Shanghai, China
GROUP EXHIBITIONS
“OCEAN”, SlimeEngine, Virtual world, 2019
“Will You Call Me?”, Yell Space, Shanghai, China, 2019

ARTIST|主讲人

郭国柱

《城岭》:《流园》、《堂前间》和《遗物》

OPEN|时间

2019.11.29  19:3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07号

No.107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ONTROLLER

白灼 BJOY IMAGE

  之前的读书会,国柱在萧春雷老师讨论厦门屏障门户的时候,偶然提到了他拍摄的作品《城岭》中的拍摄内容,大家都很感兴趣,想要看到国柱完整的作品,所以白灼邀请到了艺术家郭国柱来进行一次作品分享,这次分享国柱将讲述他作品《城岭》中的三个部分:《流园》、《堂前间》和《遗物》。


《城岭》作品阐述

   文:郭国柱

《城岭》是我作为亲历者对当代中国城市化现象的思考,并力求以客观、记录的方式还原所见,使它们能够成为日后研究者们的样本和素材。《城岭》以反思现代性为基础,截取的切片是城市化过程中消失的乡村,分为:《流园》、《堂前间》和《遗物》三个部分。《流园》通过对因城市化因素所废弃的村庄,进行大范围田野调查采样拍摄,奠定作品的纪实性基础;《堂前间》通过类型化拍摄乡村熟人社会所特有的空间,由熟人社会瞬间崩塌的景观现实,指向人们的心理场域;《遗物》对村民所背离的原有生活场所、物品进行肖像式拍摄,窥探他们的内在记忆与体验。我在记录城市化进程的同时,试图勾连起画面之外的对抗: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古老中国——因血缘关系聚族而居的传统格局,正在与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等现代性所主导的当下进行一场历史性的角力。


《流园》

《流园》所拍摄的是城市化中农民所遗弃的村落, 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将被自然所消化并重新归还给大地,乡村与城镇在急速城市化的当下此消彼长。近年来的中国,资源向城市集中,这个曾经以农耕文化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大量农民快速涌入城市,导致农村和城市都应该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激烈变动做出调整与适应。对于新进城的农民,熟人社会瓦解、地缘关系消失,并且需要适应新的生产方式,地域将对他们的身份重新定义。我作为城市化的亲历者,通过摄影对其进行长期关注,作品《流园》站在城市的对立面,通过记录被遗弃的村庄景观,对农村的边缘性进行探讨, 用可见或不可见的,与都市经验、消费主义完全对立的观看方式,折射出现代性与传统性的角力。

《堂前间》

堂前间是张挂招贴、平日接待乡里亲朋、年终团聚的重要场所,作为乡村私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维系家族尊卑长幼秩序以及熟人社会里人情往来的重要纽带。2015年1月,这个浙江杭州下属的小村庄整体拆迁,村民告别他们原本的生活空间,迁至商品住宅楼。2015年2月,推土机驶进村庄,这些装载着村民生活记忆、承担熟人社会空间机能的堂前间被推倒。这组影像拍摄于迁村期间,镜头帮助我对这种乡村伦理空间进行一种类型的审视,不同家庭遗留的生活痕迹却重塑了我们对往日生活的想象。据统计,在2005年至2009年年间,中国每年减少7000多个村民委员会。这个曾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平均每天消失20个村庄。

《遗物》

这些被遗弃的物品,是一群被拆迁的村民在离开祖屋时所没有带走的东西。作为私人生活中最隐秘的部分,它们不仅让我们得以拼凑曾经构成村民日常主体的生产生活内容,也让我们窥见村民们的内心世界,乡村惯常的习俗、礼仪以及敬畏神明的信仰。遗物,是外化的日常生活景观,但更是村民过去生活的一个结痂。人与土地的关系,因为外力的介入戛然而止。

郭国柱,1982年生于中国福建永春,2005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机械系,现在生活工作于厦门。自2002年起,他便开始围绕“空间”和社会关系展开叙事。在这条线索中,空间是郭国柱创作实践的主要载体和对象。他在使用和描绘空间时,是以个体精神为出发点,最终回到社会的方法来展开提问的。他的作品先后参与2009平遥国际摄影节、2010中国-荷兰当代综合艺术展、第二和第三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2015中国美术学院摄影“新学院活动”等;2015年入选中国当代摄影新锐TOP20,2016年入选三影堂摄影奖、新锐摄影奖,以及得到第七届Prix Pictet摄影奖和2016 Shpilman 国际摄影奖提名。



ARTIST|主讲人

Bruno bussmann

布鲁诺·巴斯曼

Mentality / Intensions In connection with : Artworld/life

视觉作品背后的维度

OPEN|时间

2019.12.06  19:3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07号

No.107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LANGUAGE

英文,有中文翻译

English, Chinese translation

CONTROLLER

白灼 BJOY IMAGE

中国欧洲艺术中心

两年前,Bruno bussmann到中国欧洲艺术中心做艺术家驻地项目,他需要输出一些影像作品找到我,我在帮他制作作品的时候被惊讶到了,他告诉我那些作品是他上世纪70/80年代的作品,当时我就很想了解一些他作品的背景,以及影像背后。去年他在欧艺做了一个展览,名字叫:《我是艺术家,不是画家   家画是不,家术艺是我 I Am the Artist Not the Painter   retniaP eht toN tsitrA eht mA I》,他的展览内容更多是利用油画的材料属性,并没有展示他早期的摄影作品,今年他再一次来到欧艺驻地,我既惊讶于他持续旺盛的精力,也非常期待他的作品分享,这次的分享不仅仅是70/80年代的影像作品分享,更多的是关于他的作品视觉性,现实性,诗意的感受和视觉事件背后的维度,同时也会谈他对艺术和生活的看法,以及关于他在这个背景下的创作方式。

本次分享会感谢中国欧洲艺术中心的支持。

Two years ago, Bruno bussmann joined the Artist – in – Residence prgoram at Chinese European Art Center .He got to know me while he needed to edit some of his earlier works. I was surprised when I helped him produce his works. He told me that those works were made in 1970 and 1980  I was already showed much interest at his work and its background during that time. After, he had an exhibition at the Chinese European Art Center,《我是艺术家,不是画家   家画是不,家术艺是我 I Am the Artist Not the Painter  retniaP eht toN tsitrA eht mA I》,  that exhibition is more based onthe material properties of oil painting, and did not show his early photographic works. This year he came back again for doing the residency at Chinese European Art Center. I am amazed at his continued energy but the other hand also look forward to his sharing about the work. The sharing is not only his video works from 70s and 80s, but also about the visuality, reality, poetic feelings and the dimensions behind visual events. Furthermore,  he will also talk about his views on art and life, and about his creative ways in this context.

Thanks for the support from Chinese European Art Center on this event.

艺术家部分作品/

Bruno Bussmann 布鲁诺·巴斯曼

1943年生于瑞士

1965-1968  就读于卢塞恩艺术系

1968-1969  就读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

1969-1975  就职于荷兰哈勒姆63 (70-73)工作室,后前往阿姆斯特丹。

1969-1984  摄影作品 超级序列,物质化(柏油/沥青和蜂蜡),非图像,视觉图片的界线和局限性

1975-2008  UNILU 任卢塞恩大学艺术系教授(绘画方向),以绘画和蚀刻版画为媒介,自主研发领域:如何找到一个图像/一张图片(图片搜索)

1980至今    回归大幅绘画

目前在瑞士森帕赫的Atelierhaus生活和工作

21 十一月 2019



[ 环形游戏 ]

ARTIST|艺术家

陈在熙

林涌涛

满茳琦

谢天予

许忱愉

杨凯芩

朱夏菲

张玉莛

OPEN|开幕

2019.11.23  19:00

DURATION|展期

2019.11.23 – 2019.12.15

10:00-19: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白灼 BJOY IMAGE


「环形游戏」这个影像项目是⻘少年影像陪伴计划的集体创作。他们使⽤路上观察学在现实⽣活中寻找素材,把个体的触动编织成为⼀件实体。⼋位创作者通过重命名事物,在都市的商业地貌中发明了新的游戏规则。环形内部是不可解的循环还是未知的⻔?是⽣之涟漪还是消除游戏?你可曾感受到事物向你投来的目光?是否追踪过共享单⻋的遭遇?纯粹观察使⼈与世界处在游戏的关系中,⽤⾏动与此时此地对话,使对象显影,为关系赋形。
Circle Game is a collective work emerged from ImagING Together, an image project with and for teenagers, during which they practise modernologio to search for materials in daily life and weave their individual touching moments into certain objects. Through redefining the objects, eight creators invented their own rules for this game played in our urban and commercial landscapes.If we gaze into the Circle, would there be an unexplainable loop or any undiscovered doors inside?Is it the ripple of life or Speedy Bubbles?Have you ever felt the gaze from the objects from daily life?Have you wondered what the shared bikes had experienced?Pure observation put a person and the world around her/him in a gaming position, where dialogues would come into play here and now, revealing and shaping each other, as well as the shared relationship experiences.


展览将使用影像装置、摄影书、拼贴等形式进行同一主题的变奏。大多拍摄是在两次共同行动中完成。作者们在现实场域中提炼素材,并与个人经验交织,各自发明游戏规则,在展览空间中重构出多维度场域。青少年影像陪伴计划是一个影像教育实践现场,从2019年三月持续至今,成员为六位00后的在校青少年与两位90后独立摄影师。





ARTIST|主讲人
萧春雷


《屏障、门户和半岛——从地图看厦门的三个关键词》



OPEN|时间
2019.11.08  19:3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07号
No.107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ONTROLLER
白灼 BJOY IMAGE









    萧春雷读城。从厦门的独特地理出发,通过众多老地图,围绕着“屏障”、“门户”和“半岛”三个概念,为厦门的历史重新分期,并讨论厦门的城市性格和未来命运。视角独特,观点新颖。
    萧春雷是厦门晚报资深编辑,长期主持《最厦门》周刊“寻找老厦门”、“南闽地理”等专栏,熟悉厦门文史。
    萧春雷还是《中国国家地理》和《华夏地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撰稿人,并在《华夏地理》开设“读城”专栏,解读拉萨、喀什、重庆、长沙、台北、哈尔滨等中华名城,并结集出版《华夏边城》(“中国的掌纹”书系之一)。









    作者简介:
    萧春雷,男,福建泰宁人,作家、编辑,曾用笔名司空小月、郭又惊、十步等。从事文学、艺评和人文地理写作。《中国国家地理》、《华夏地理》(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中文版)等杂志撰稿人。曾获中国新闻奖,著有“中国的掌纹”书系(《自然骨魄》《大地栖居》《华夏边城》)等著作十余种。
    在厦门晚报长期主持《最厦门》周刊“寻找老厦门”、“南闽地理”等专栏。

23 十月 2019

这或许是白灼最特殊的一个展览。它关于这个空间本身从何而来,为何存在。在沙坡尾,白灼空间的灯已点亮了二十个月,虽然还没找到任何盈利方式,但白灼的创始人潘明对它却是无所畏惧,因为这里所做的事,是他理想的一部分。曾经是知名商业摄影师的他,在过去二十年里也一直在为自己拍照。他拍尼泊尔圣徒金色面容、藏地雪山峰顶闪耀、闽西粉红的龙在山间舞、敦煌大漠日落、拆迁中的阿嫲、猜拳的孩子,这些他热切观察和记录的旧景,收入大量底片码放在自家书柜里,整齐清楚,从不轻易示人。底片的色彩依旧,艺术家对话却因作者的离去而不再可能。 这些由他人挑选编辑的照片,试图从镜头另一端反窥他曾凝视过的事物,认出游戏光影的故人身姿。不论是早期风光人文、国际化的广告创意,还是当代影像实验,都是潘明。你也许踏入过白灼无人值守的展厅,或者曾加入过热闹的深夜客厅,或者与潘明素未谋面。我们都邀请你前来,重新认识这个空间背后的他。


[ 余光 ]

ARTIST|艺术家

潘明

OPEN|开幕

2019.10.20  17:00

DURATION|展期

2019.10.20 – 2019.11.20

10:00-19: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白灼 BJOY IMAGE


前言

他是个低调内敛的人。

我有时想:假如他活下去,活成老头的样子,他会给自己做个展览吗?

记得几年前,我看着他拍的照片对他说:其实你可以办个摄影展的。

他笑笑。就这么一笑而过。

白灼是他精神世界的后花园。虽然他和他的小伙伴是以商业模式在厦门略有点知名。

他很喜欢跟不同艺术家交流。他对艺术的各种类型表达,包括年轻人的艺术实验,始终保持天真、宽容和支持的态度。

他希望艺术(其实不止艺术)能保持它不被商品社会所影响的本真样子,去探索对这个时代有所帮助的领域。

他生前的光照亮了他周围的世界。

他留下来的余光,让我们一点一点点燃它。

—— 妻 宋俏梅

1 九月 2019


院前八队

ARTIST|艺术家

DunceJun

OPEN|开幕

2019.09.01  17:00

DURATION|展期

2019.09.01 – 2019.09.15

10:00-19: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白灼 BJOY IMAGE

「你多大,我今年二十六了」

二十六年前,二十六歲的母親把我帶到這個世界,如今他離開那個小山村也有二十六個年頭了。

好多人也都離開了那裡,祖宅也只好空著,放在大堂角落里的八仙桌幸好還有蜘蛛陪伴著。

虛掩著的木門上,粘貼的春聯被雨水弄的有些褪色,而門閂在後面顯得多餘。

後山田間稻草人似乎不再驅趕鳥兒,開始守護著那些叫不上名的花花草草。

通往學校的村間小道,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將會淹沒在水下,成為亞特蘭蒂斯。

在二十六歲那年夏天,站在東京灣的沙灘邊,我使勁地望著,卻看不到家在哪。

雖然明天回家的飛機將會起飛,還是感到焦慮。

在日本的這幾年,欺凌,無助,寂寞。

對家的思念和愛在下飛機的那一刻,一切都釋懷了。

同年的秋天,帶上那台1937年產的,破舊不堪的雙反相機,回到那個山村。

試著沿著母親走過的道路,尋找那些故事的發生地,探尋她的曾經和感受,

感受二十六年前那個沒有「我」的,母親的世界。

遲早有一天,底片會褪色、村子會消失、人也會逝去。

文字能承載歷史,但文字往往是隨著記憶的模糊變得越來越主觀。

照片不會說謊,它可以帶我們回到那個時間節點,就像兒時家中的老照片,一切就像發生於昨天。


白灼图书馆

方志小说厦门站 驻地写作联展 

策展人:余雨萍

艺术家:陈丹笛子 厦门沙坡尾、韩里林 广州新造镇、胡小隆 泉州华侨新村、黄雯青 泉州华侨新村、仇佳 厦门沙坡尾 、王威 浙江徐岙底、肖竞 安徽潭口村、许炜裕 广州新造镇、杨茜 安徽齐云小镇、朱湘 厦门沙坡尾

展期:2019.8.3 – 2019.8.25

开幕:2019.8.3(周六),17:00

地点:白灼空间,厦门 思明区 大学路107号

项目合作:碧山杂志书、单读、野骨力艺术项目、轴艺术项目

项目支持:新造空间、大象·家书房客栈、五排五号咖啡

视觉设计:林鹭琪

BJOY LIBRARY

Gazetteer-Novel in Xiamen: 

Group Exhibition of Writing Residency

Curator: Yu Yuping

Artists: Chen Dandizi, Linlin, Hu Xiaolong, Huang Wenqing, Qiu Jia, Wang Wei, Xiao Jing, Xu Weiyu, Yang Qian, Zhu Xiang

Duration: 2019.8.3 – 2019.8.25

Opening: 2019.8.3 (Sat.), 17:00

Venue: BJOY IMAGE, No.107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ooperation: Bi Shan Magazine, Dan Du, WEAP, Axis Art Project

Support: Making Space, Never House, Five Cafe

Visual Design: Lin Luqi

工作坊及活动

工作坊 | 陆上行舟 

艺术家:仇佳

时间:8月3日,16:00

地点:沙坡尾避风坞,白灼展厅

讲座剧场 | 《三里书》

艺术家:肖竞

时间:8月17日-18日,15:00-16:00,19:30-20:30

地点:白灼客厅

Workshops and activities

Workshop: Sailing on Land 

Artist: Qiu Jia

Time: Aug 3rd, 16:00

Venue: The former shipyard and the exhibition hall 

Lecture Performing: 1 Mile Away 

Artist: Xiao Jing

Time: Aug 17th and 18th, 15:00-16:00, 19:30-20:30

Venue: The living room of BJOY

去年方志小说选择了两个自然村落(浙江徐岙底、安徽潭口村)和四个城镇社区(安徽齐云小镇、泉州华侨新村、厦门沙坡尾、广州新造镇)陆续展开了为期一周的驻地写作,最后产出的文本,在与观众遭遇之前,作为“文本之物”展示在这座临时而起(某种意义上其实是永恒)的图书馆里。文本之物悬置了对任何既定地域的指涉,不代表具有总结性的经验和错位的感悟,它们背后关于山河地理或是人文记忆的意义在这一刻消失,被重新编目上架。六个南方村镇的身份被折叠到可见文本的背面,可见的也不是发出惊叹或惊奇的面貌,而是驻地作者作为旅人生活在一个描述和现实或许并不匹配的日常。

Last year, Gazetteer-Novel selected two natural villages (Xu’aodi in Zhejiang, Tankou in Anhui) and four urban communities (the town of Qiyun in Anhui, Oversea Chinese Village in Quanzhou, Shapowei in Xiamen, and the town of Xinzao in Guangzhou) for a-week-long writing residencies. Before meeting the audience, the text is displayed as its object in this temporary (also eternal in a kind) library. The object of the text suspends the reference to any given region and is re-catalogued in the library without any summative experience and typical feeling of misplacement, behind which, the significance of geographical or human memory disappears at this moment. The identities of the six southern villages (or towns) are folded to the back of the visible text, which is not presented as a marvel or a surprise, but the author’s daily life as a traveler in somewhere else .

在这座图书馆里,策展人将退回成为一个拿着鸡毛掸子的管理员——一个有仪式感的照看者(某种意义上,这个角色回归到了care和cure的最初转换之际)。沿着亲手搭建起来的看似并不优雅美观的六边形对称,正向或反向无尽地探索。掸去文本与字迹间的灰尘,摩挲着试图“测量”作者与驻留之地的距离,他(或她)走进去了吗?还是依旧停留在门外?也许这个问题同样可以丢给管理员自己,这一“或远或近”的感受也将被代入观展的路径。当然这里的距离并非客观意义上的物理距离,也不带有试图区分优劣的排序。

In the library, the curator will return to be a librarian with a feather duster – a ceremonial caretaker (in a sense, the character returns to the initial transition between care and cure). Explore endlessly along the seemingly inelegant hexagonal symmetry, dust off the text and try to “measure” the distance between the author and the resident place:Did he (or she) go inside? Or is he (or she) still outside the door? Perhaps the librarian can ask herself this question, and this feeling of “far or close” will be involved in the path of the exhibition. Of course, the distance here is not the physical distance in the objective sense, nor does it have the ranking of good or bad

无限的六角回廊

Infinite hexagonal galleries

从耳边絮絮不止的独白掺杂着纷纷议论开始,要寻找一个未知的女人,戴上手套小心地翻阅看似古早的档案,却不慎跌入黑白底片的影子里,头晕目眩间因为孤独的角力滑动到了另一个仙境,是的仙境,每隔六十秒就会醒来一次,重新回到世俗与欲望之中。灵魂却轻飘飘地升空,成为观看自己的自己——另一个自己沿着亲手搭建起来的看似并不优雅美观的六边形对称,掸去文本与字迹间的灰尘,勉强能辨认出图像是地理上不可相逢的重合,但在神话传说里或许有据可依、有物可考。此刻(一个假想的开幕的时刻)岸上的“船队”则引导着灵魂加入或者回归,在闪动的影像里找到了一个女人的名字。而在三里之遥,守夜者亮起了延时的灯。

Start from the whispering monologue mingled with buzzing – they are looking for an unknown woman. Put on gloves to carefully read the ancient archives, but accidentally fall into the shadow of black and white negative films. Because of the lonely force, slid into another wonderland in dizzy, yes Wonderland, where will wake up every 60 seconds and return to the worldly and desire. But the soul flutters off and becomes the one who is watching oneself – explore endlessly along the seemingly inelegant hexagonal symmetry, dust off the text, barely recognize that the image was a untouchable coincidence in geographically, but in myths and legends there might be evidence to follow. At this moment (a hypothetical opening moment), the shore “flotilla” leading the soul to join or return, find out a woman’s name in the flashing images. Three miles away, the night keeper turns on the delayed light.

从任何常规的路线进入或者观看,这个无限的六边形或许根本无法显现。就像邓拉文说的,“你得想想宇宙”。

或者想想“宙宇”。

This infinite hexagon may not appear at all, if you enter or watch from any conventional route. As Dunraven said, “Think about the universe.” 

Or the reverse.

| 部分参展作品 Artworks


胡小隆 Hu Xiaolong

非常南洋归客编号

Unconventional Guest Number for Nanyang Return

摄影,绢纱布,尺寸可变,2019

Photography, variable size, 2019

韩里林 Linlin

翻译新造

Translating Xinzao

文本、双频录像,彩色,有声,15秒,2019

Text, dual-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15″, 2019

陈丹笛子 Chen Dandizi

六十秒仙境公园

Sixty Seconds Of Wonderland Park

三频录像,彩色,有声,9分45秒,2019

Three-channel video, color, sound, 9’45”, 2019

朱湘 Zhu Xiang

似虹之书

Si hong -Fictional / Historical

手工书、现成品,尺寸可变,2018-2019

Handmade book and ready-made, variable size, 2018-2019

策展人 Curator

余雨萍 Yu Yuping

策展人,以艺术家驻地项目入门开始专注于当代艺术。2017年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文化管理专业(硕士学位),主要学术研究方向为博物馆剧场及戏剧化策展。2015年参与创立轴艺术项目Axis Art Project,第一回展览“一座岛屿的可能性”,第二回展览“厦门肉食公司”入选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青年策展人计划。曾工作于样当代艺术空间(厦门),实习于18th Street Arts Center(美国)、中国欧洲艺术中心(厦门)。

As a curator, starting with the program of Artist in Residency, she focuses on contemporary art with research interest of Museum Theater and theatricalized curating. Graduated from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majoring in Cultural Management (MA) in 2017. In 2015, engaged in founding Axis Art Project and curated the first exhibition The Possibility of An Island (Xiamen). The second exhibition Amoy Meat Factory won the prize of the Emerging Curator Project in 2016 (Power Station of Art, Shanghai). She used to work in ModeA Contemporary Art Space (Xiamen) and take the internship at 18th Street Arts Center (USA),  China European Art Center (Xiamen).

艺术家 Artists

陈丹笛子 Chen Dandizi

陈丹笛子(b.1990),201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创作涉及录像、装置、摄影及文学。她的近期作品探讨的是在与自然或人工的日常现象偶然遭遇时的感知和体验,其中不乏疏离的人类情感,以及希望通过对自然的观察和想象来获取疏离之外的宽慰。在她那里,文本阅读、自我认知以及对于这个区域环境与氛围的观测之间产生了难以捕捉的隐秘联系,如其所言:“一切皆有意义”。

Chen Dandizi (b.1990). Graduated from the oil painting department of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in 2015. Creation involves video, installation, photography and literature. Her recent works explore the perception and experience of encounters with the daily phenomenon of natural or artificial, including alienation of human emotion, and hope to get the consolation out of alienated by the  observation and imagination of nature. In her case, text reading, self-knowledge, and observation of the environment and atmosphere in the region create a hidden connection that is difficult to capture, as it says: “Everything makes sense.”

韩里林 Linlin

英国帝国理工大学生物化学系毕业。大连回声书店创办者,从2008年到2017年,在大连经营回声书店、图书馆、放映厅、蛋生空间一系列文化空间。2017年6月暂停了实体项目,但持续做独立放映和小出版。与文字亲近,写作是主要的创作手段。

Graduated from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major in Biochemistry, Linlin is the founder of Dalian Echo Books. From 2008 to 2017, she managed several cultural venues in the form of bookshop, library, cinema and Dansheng Space. Since June 2017, the closure of all actual venues, she continued organizing independent screening events and worked as an independent publisher. She always worked closely with words, and considered writing the primary way of all her creative activities. 

胡小隆 Hu Xiaolong

胡小隆,现生活工作与上海福州两地,影像艺术家。曾入围2017年香港亚洲青年创作展/2018年Wonder Foto Day台北国际摄影艺术交流展/2019年日本International Creative Arts 2019 in Japan。

Hu Xiaolong is a photographic artist living and working in Shanghai and Fuzhou. He was included in the Hong Kong Asian Youth Creation Exhibition 2017, Wonder Foto Day Taipei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ic Art Exchange Exhibition 2018 and Japan International Creative Arts 2019 in Japan.

黄雯青 Huang Wenqing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研究生在读。艺术实践涉及装置、录像、摄影、诗歌、行动、剧场等,关心秩序、日常、游荡与回归。

Graduated from the Academy of Cross-Media Arts of China Academy of Fine Arts. Graduate Students of Experimental Art College of Central Academy of Fine Arts. Her artistic practice involves installation, video, photography, poetry, action, theatre, etc. She cares about order, daily life, wandering and return.

 仇佳 Qiu Jia

艺术家、作者和艺术策划者,毕业于法国莱茵高等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工作生活于北京。研究和创作领域围绕虚构与非虚构/日常生活和城市空间的诗意,曾任波兰格但斯克LAZNIA当代艺术中心驻地艺术家、法国Les Commisaires Anonymes策展小组成员、法国斯特拉斯堡和南非约翰内斯堡PLAY/URBAN项目研究员、盲象独立艺术机构联合创始人和杭州DUSTHOUSE灰楼计划发起人。

Qiu Jia, is an artist, writer and curator currently based in Beijing, graduated in Haute Ecole des Arts du RHIN with a master’s degree in Scenography. With research interests in fiction & non-fiction/poetry of Daily life and urban space, he has participated in various contemporary art activities: artist-in-residence at LAZNIA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in Gdansk, member of Les Commisaires Anonymes, researcher of PLAY/URBAN Project in Johannesburg, co-founder of INVISIBLE ELEPHANT and DUSTHOUSE.

王威 Wang Wei

装置、影像、小说、 创作者,城乡空间形态研究员。

专注于探索自由和有趣,关注城市和乡村,整体与个体的生存处境,细微瞬间。

Artist and urban researcher.

Focus on exploring liberty and playfulness, pay close attention to living circumstances of city and village, individuals and entirety, besides imperceptible moments.

肖竞 Xiao Jing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剧场创作者,写作者,新青年剧团成员。作为导演的主要作品有《无名的时间》(2018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一份剧场里的斐劳乐G报告》(2017年南锣鼓巷戏剧节);作为戏剧构作的作品有肢体剧《局》(2017年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作为演员的主要作品有《飞向天空的人》、《美好的一天》、《写诗》等,曾参加乌镇戏剧节、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南锣鼓巷戏剧节、意大利VIE戏剧节、德国鲁尔艺术节等。

Xiao Jing works as a director, performer and dramaturgy in theater. She Graduated from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is a member of New Youth Theater Group. Her main woks includes The Unknown Letters, China PhilologyA Man Who Flies Up To The Sky, One fine dayWriting poem which were invited to Wuzhen festival, Beijing Fringe Festival, Beijing Nanluoguxiang Performing Arts Festival,VIE Festival and Ruhr Theater festival.

许炜裕 Xu Weiyu

201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就职于1200bookshop,专注胡闹。创作基于虚构和实验,涉及绘画、写作、装置及声音。近期创作方向主要是对个体意识的关注及其与空间之间的关系探索和观察,与此同时不断尝试发掘公共空间的新定义和可能性。

Xu Weiyu graduated from the department of oil painting at the Guangzhou Academy of Fine Arts in 2018. Right now she’s working in 1200bookshop,and dedicated to messing around . She focus on fiction and experimentation in relation to painting, writing, installation and sound. Her contemporary creations mainly pay attention to the relation between the individual consciousness and space, meanwhile trying to exploit new definitions as well as possibilities of public space.

杨茜 Yang Qian

小说写作者、编剧,现在是一名在德国感官乐园和一群残障人士工作的志愿者。她不太知道如何定义自己的身份,如果非要找一个词语,那么就是故事吧,故事是她进入和离开世界的方式。

Writer, now working in a Sensory park in Germany.  She doesn’t know how to define herself now. If she has to find a word, then it’s the story.  A story is the way she enter and leave the world.

朱湘 Zhu Xiang

朱湘(b.1991) 2017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现工作生活于广州。创作的方向对“废弃物”进行收集与重构,重拾一个城市“拾荒者”的身份并去开展实践和行动。媒介不限于绘画,文本,装置以及项目。近期展览/项目:2018年,“海面之下是火山”,博而励实验室,北京;2019年成立FACE计划(Family Album Collect & Explore,这个计划以对家庭相册的收集与探索为内容进行“记忆工作”,不限于任何地域,任何人群)。

Zhu Xiang (b.1991) Graduated from the Oil Painting Department of the Guangzhou Academy Fine Arts (master’s degree), and lives and works in Guangzhou. She collect and reconstruct “waste information” in her artworks ,and to regain the identity of a city “chiffonnier”, use this identity to motivate practice and action.The media is not limited to painting, text, installation and project practice.Recent exhibitions/projects: 2018, “There are vocanoes under the sea” ,BLG LAB, Beijing; 2019 set up “FACE pogram” ( Family Album Collect & Explore,This program uses the collection and exploration of family albums as a “memory job” for the content, not limited to any region, people ).


方志小说 Gazetteer-Novel

方志小说,是一个联合驻地计划,倡导从地方出发的写作实践与艺术行动。从2017年开始,已连续两年邀约写作者、艺术家和社会工作者近50人去到云南、贵州、福建、安徽、浙江、广东等11个村镇空间,并于2018年在安徽碧山举办驻地联展。方志记实,关乎现场经验,小说写虚,关乎想象历险,而方志小说将两者杂糅,意在虚实并用,彼此激发,开启实验性的在地协作。

Gazetteer-Novel is a joint residency project, advocating local writing practice and artistic action. Since 2017, nearly 50 writers, artists and social workers have been invited to 11 villages and towns in Yunnan, Guizhou, Fujian, Anhui, Zhejiang and Guangdong during these two years. It held a group exhibition in Bishan, Anhui Province in 2018. Gazetteer memorize facts, relating to onsite experience; novel is fictitious, relating to imaginary adventures. Gazetteer-Novel combines the two, try to combine the virtual and real, stimulate each other, and open up experimental cooperation.

轴艺术项目 AXIS Art Project 

轴艺术项目是源于一句“厦门好无聊”而开始的自发性青年艺术计划;它的宗旨是发声和帮助发声,提问和帮助提问。

Axis Art Project is a spontaneous art project derived from a complaint — “Xiamen is so boring”. The main purpose is to express ourselves and put up questions. 

_

E  axisart@163.com

Weibo @AXIS-轴艺术项目 

Instagram axisartproject

诗的显影

ARTIST|艺术家

卢彦鹏

OPEN|开幕

2019.07.07  16:00

DURATION|展期

2019.07.07 – 2019.07.28

10:00-19: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邨空间

白灼 BJOY IMAGE

拍摄剪辑:剑雄

声音:沈方敏

当我不能画画时,就写⼀些诗来记录⾃己的感觉! 当我不知道写些什么时,我就画画形成⼀种记忆! 但当我发现了相机以后,我似乎既不能写也不能画了! 从此,我全部的情感都聚焦在30秒或60秒的时间⾥面!(我的作品在深夜拍摄,都是⻓时间曝光) 也许大部分的人,总习惯沉醉于一种历历在目的情感或者状态! ⽽我想做的仅仅只是一些往往被忽略,被遗忘的瞬间记忆! 它们也许不长久,但始终存在!

2006 卢彦鹏自述

3.22-128

“我是诗人,碰巧曾是摄影师”——这其实是卢彦鹏更喜欢的说法,像贝纳·弗孔(Bernard Faucon)那样笃定地说。

像所有成长的故事,他的影像在这几年里看起来似乎也渐渐变得平静内敛,像他家乡的名字。《石头的记忆》(2009)是即将为人父的他与山的秘密对话;《山·雾》(2008-2010)则是他的山中吟游。他的镜头像继承了古典中国的文人之眼,山在其中是更迭的现实世界的存在,更是精神空间的物象。作为现实对立面的山为他提供了一个行之有效的场域。他可以像动物一样潜入山的内部,也可以抛开所有局部视角,去获得一座山的整体所舒展开的自然图景和宇宙观。

3.22-129
5.30-19

《山·雾》2010



空-气 Open-Air

在这种游荡式的、依赖直觉的观看里,摄影是他与自己对话的语言。那些运动的世界事物被他用照相机捕捉,成为一个一个静止的词——“飞起的鸟”、“关于塔”、“三只羊”、“枯枝”…它们在暗房中重新显影,串联成他的生命痕迹。词与词之间,像记忆与记忆之间的豁口。如诗人约瑟夫·布罗茨基说的:“精神上的连贯让位给了诗的核心——情绪性的统摄和跳跃”。它们是莽撞、粗俗、刺激的卢彦鹏和羞涩、天真的他之间的对话,是一个“活在当下和未来”的卢彦鹏与过去的他之间的秘密对话。

“我的作品就是我”。这是弗孔对他最大的影响。

文字节选王琦《诗的显影》

三只鸟 Three Little Birds

避暑山庄NO1

枯枝No3  Withered Branch


006

昆虫一样的光被捕捉下来,节肢动物的触角或胫节伸展在黑暗中。可能是原始天真的卢彦鹏的投射,也可能只是他记录了一次缪斯与现实世界的交媾,一次光的繁殖,证实了摄影成为一种偶然的神迹的可能。

烟花与佛像的重叠进一步减轻了重量。古时塑完像在佛像背后开孔洞,放入经咒、五谷、药材或金属肺肝并封印,以期神力。烟花似乎就是这些依据式样传统雕刻的匠人产物装藏那一瞬的灵光乍现,它调动了图像的运动感,让这些尘埃落定的形体有了一种继续塑造的可能。卢彦鹏这个时间和空间的中介者,用两个当下的重叠,完成了一次借花献佛。

文字节选王琦《淋》


1-04
006

卢彦鹏

1984⽣于福建,现居厦门。代表作品有《石头的记忆》、《⼭•雾》、《空•⽓》。曾获得中国大理国际影会的“亚洲⼗佳先锋摄影师奖”、“第 11 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大奖”、“三影堂摄影新人奖” 等国内外多个摄影奖项。作品曾在法国、⽐利时、美国、澳⼤利亚、⽇本、台湾、⾹港、中国⼤陆等地区的重要艺术及摄影机构展出。

个展

2019 |仿•佛|北京SEE+画廊

2018 |Emptiness |上海晴日堂

2018|石头的记忆 I 上海M97

2018|镜子靠近的风景|里昂中法大学历史博物馆

2017|借花献佛|北京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3画廊

2017|淋|厦门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3画廊

2015|诗的显影|上海DS汽车旗舰店

2015|诗的显影|北京艺术8画廊

2015|夜的聚焦|意大利维琴察Neri艺术中心

2015|夜的聚焦|巴黎Neri艺术中心

2014|物语|北京SEE+画廊

2012|构筑诗意的徙居|成都映像东区画廊

2012|禁止靠近的风景|北京艺术8画廊

2012|空-气|香港世界画廊

2012|空-气|上海M97画廊

2011|空-气|第十一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2010|空-山|北京艺术-8画廊

2009|灵魂出窍|第九届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31 五月 2019


“异见”

ARTIST|艺术家

沈也

OPEN|开幕

2019.06.05  16:00

DURATION|展期

2019.06.05 – 2019.06.30

10:00-20:0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No.131-1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URATORIAL 

白灼 BJOY IMAGE

白灼艺术将于2019年6月5日至30日间荣幸呈现艺术家沈也个展《异见》。本次展览是沈也时隔15年后再度于厦门举办个展。


作为从“八五-后八九”这一时代中成长起来的艺术家,沈也的艺术实践始终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和生命力。究其根源,与其强烈的问题意识不无关系。他的创作始终关注和回应当下社会情境。他在不同的形式和媒材之间切换自如,但无论绘画、行为、影像、装置、雕塑等,皆服务于“观念的有效限度表达”。

此次应邀于沙坡尾进行驻地创作和展览,他将呈现两件/组最新的影像作品。“异见”既是艺术家对于艺术之所是的理解,是其创作和作品的气质,也是他对沙坡尾日常现实矛盾实质的认识。在讨论展览名的过程中,沈也发来西蒙·沙玛在《艺术的力量》中的一段话:“伟大的艺术都有令人不悦的方面……无情、狡诈,最伟大的绘画作品的价值是要一把按住你的脑袋,将你的沉着镇定彻底击碎,然后立刻开始重组你对真实世界的感知。”对沈也而言,艺术不只是一种身份标签,而更多地体现为一种异质化的日常与时间;艺术不只是物的生产过程,而是唤醒、打开、制造主流价值和观念之外的陌异;艺术也不只是徒具形式的中产阶级化(gentrification)的消费美学,而是在所有秩序和标准都极度混乱、异化的当下,对于人类和自身处境的观察、反思和批判。

就此次展览而言,“异见”并非沈也利用不同的摄影媒介创作的视觉奇观。资本力量、政府、媒体和消费者品味所形成的文化力量共同催生了一种普遍性的、粉饰过的城市更新,与城市居民对原真性起源的渴望及原真性起源本身所具有的断裂特质,共同形成了一个发展“怪圈”。艺术家则是完全下意识的以绕圈方式在沙坡尾行走,这种特定场域与身体之间的互相干扰成为创作灵感来源之一。他携带胶卷相机,通过重复曝光拍下路过的店铺与街景。名为《无法选择—大学路》不是单纯对沙坡尾的视觉索引,多重曝光造成的蒙太奇是对混沌现实的隐喻,并指向了中国的现代性迷思和具有“失忆”特质的当代文化。《白灼》则聚焦于大时代背景下的个体欲望以及人与空间、文化和自然的关系。在人类纪,我们不仅面临一种趋同化的发展趋势,也分享着相同的欲望、焦虑和不安。 艺术家必须通过工作生产“负熵”,使自己成为“局外人”,从而为我们洞察、摆脱这一时代症候提供“异见”。

而艺术作为一种异构的生活方式,如何处理介入另一稳定特质的日常生活中所带来的冲击?这也是白灼艺术进驻沙坡尾后所面临的问题之一。于是,自去年与“方志小说”合作举办联合驻地写作计划后,白灼希望通过与艺术家一起展开持续性的在地行动,唤醒、激活沙坡尾的历史经验与文化传统。而此次展览以文献资料形式回顾了沈也与朋友在本世纪初于厦门创立的艺术空间“二步七”所孵化的多元艺术项目及跨文化语境的交流活动,不仅可以作为厦门独立艺术空间发展历史的溯源,也为白灼艺术带来新的启发。

展览将于2019年6月5日下午4时举办开幕式,欢迎莅临现场观展交流。


白灼 x 沈也

白灼: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当代艺术开始积蓄力量并迅猛发展,而厦门是这场新潮运动中的重要城市之一。您当时就活跃于厦门,进行当代艺术创作、运营独立空间等,时隔多年后再回厦门,您怎么看待这座城市的变化?

沈也:厦门在上世纪80年代诞生了一个以“达达”命名的当代艺术群体,就是在整个“八五新潮”美术运动中最为激进的“厦门达达”。2001年前后我、朱路明、曾焕光、吴明晖、董兴等,在厦门的当代艺术活动较多。2005年,我去上海任教,09年后就较少来厦门了。这么多年过去,厦门的变化是肯定有的……中国所有的城市都在变化,并不只是厦门在变,其他城市不变。但实际上,这种变化是一种趋于雷同的变化。比如在厦门,当地特色的骑楼在不断消失,代替的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玻璃幕墙等等。

白灼:可以谈谈那个阶段您在厦门的艺术实践吗?

沈也:当下的状态与现场感是我创作中非常注重的两个因素。当时“中国制造”是一个热门话题,而厦门作为一个港口城市,对外贸易发达。所以我借着在厦门展览的机会,希望通过作品来谈一些自己的思考。《口岸》、《八仙》以及《超大》就是那时期我针对厦门创作的作品。

《口岸》这个名字很直白地体现在作品中,那场活动在船上进行,我在船上拍摄下每位参展艺术家张大的嘴部的影像,打印出来连成一排,以牙齿为岸,一把把造型,形似船帆的尖刀作为海上漂泊的船只,裱在打印出来的照片上。厦门是个口岸城市,刀是杀鱼用的刀,这代表了市民的生存方式。同时也体现了人与海洋生物之间的关系,我一直以来都很关心饮食文化与人之间的关系。

《八仙》拍摄的是八个人吸烟的瞬间,这件作品的创作契机是因为《话仙》这个展览。“话仙”在闽南话中的意思是“聊天”。在中国,发烟抽烟可以说是男性的社交方式。而厦门作为中国最早的通商口岸之一,也体现了烟与鸦片贸易的历史。

《超大》借用欧亚贸易格局变化为素材,制作了一辆用竹材料构成的大型超市推车。车上挂着欧洲各国著名品牌的商品,这些物品都由过去的进口品转变为中国制造。

白灼:此次受白灼空间邀请,在沙坡尾驻地创作,您的切入点是什么?

沈也:对我而言,我曾在厦门创作过,来来去去,让我感觉自己既像一个厦门人,也像一个游客。2005年前后我在厦门时也来过沙坡尾,那时候的沙坡尾是一个渔港,没这么热闹,也没这些商业。当时就听说政府想把它改造成一个创意园区,吸引艺术家来开设工作室,或是让广告公司、设计公司进驻。

现在的沙坡尾在我看来,有一种很混沌的状态。古老与时尚、原住民与新居民、拆迁与装修、网红与惨淡、生活与旅游交错进行着。沙坡尾的主干道东段叫大学路,西段叫民族路,街道两旁既有南方特有的骑楼,也有最常见的水泥住宅。它的建筑仍维持着以前的样子,只是空间的内容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店铺,但都是开了关,关了开,没有一家所谓的老店。另外,我观察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些文艺、新潮小店旁就是废品回收商店、修自行车的店等等。这种错综复杂的状态在其他地方很不容易看到,甚至在厦门都是很特殊的。整条街似乎是一个大剧场,而每个店铺像一个个小剧场,它们不断变化,上演着不同的剧目,从早到晚,从开幕到落幕,有喜剧有悲剧,有欢乐有苦恼。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则是剧场的演员,他们带来了复杂的人际关系、流动性、模糊感和不确定因素。

为了表现这种错综复杂的感觉,我开始思考创作的形式和媒材,最终决定采用影像的方式,分别利用胶片和数码摄影创作了2组作品。在驻地的5天时间中,我沿着大学路、民族路不断绕圈行走,用一卷胶片重复曝光拍摄沿街的不同店面,以及店里的细节。虽然我的路线是经过规划的,但所有的拍摄都是随机的,包括重复曝光的效果也有一种不确定性,所以这组作品取名为《无法选择—大学路》。而“无法选择”也体现了沙坡尾在时代大背景下的命运流变。从厦门渔业文化的重要现场到城市知名景点,渔民们被迫失去了自己的生产产所与家园,来到岸上谋生,或离开沙坡尾。而曾经的避风坞被围合起来,成了一潭死水,里面停泊的几艘渔船并非过去渔民使用过的渔船,而是崭新的、专供游客拍照的景观营造;与此同时,大量的游客却因为渔民文化的噱头慕名而来,他们的涌入带动街道面貌的更新,伴随消费升级而来的资本吸引着年轻群体进驻沙坡尾,催生了颇具活力的青年社群,丰富了沙坡尾的文化内核与景观。同时,他们也体现出一个不确定性的特点,正如街上不断倒闭、又陆续更新的店铺,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否一种“虚拟”的场景。渔港或景点,被迫改变与主动生成,我们应该怎么理解沙坡尾?

这圈胶片拍好之后,我会把它扫描导出成数字影像,利用电脑软件把单幅影像连起来,变成一个长条,再打印出来。最终的它的呈现就像展开的胶片,我会沿着展厅的墙壁把它挂起来。我的拍摄不是定格,而是游动的。它就有点像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但和《清明上河图》不同的是我给出的图像是模糊的。虽然我拍了很多沙坡尾的影像,然而因为重复曝光造成的叠加覆盖,使得最终形成的图像是看不清楚的。它是一个坏片,也就是说我什么都记录了,但又什么都没有记录。它的目的并非成像,而是时间的概念。这也体现了对影像的消解,以及在这个读图时代,我们不断在生产、接收图像的同时,也迷失在图片流中。

白灼:绕圈行走这一路线有何特殊含义吗?

沈也:大学路-民族路既是沙坡尾的主干道,道路两边的建筑是骑楼,很有闽南特色。它可以算是一条商业街,慕名而来的游客主要在这一带活动,这使得它与周边其他居民区区别开来,自成一个场域。当我沿着这条街行走的时候,一旦走出它的范围,便会不自觉回头,但绕圈并不等于还能回到原点。这让我想到了头尾相衔的蛇,运动中的自我无限循环。

白灼:这组作品可以看做是您之前创作的《无法选择—婚礼》的延续吗?

沈也:《无法选择—婚礼》拍摄的对象是婚礼现场,是将姻缘、血缘、地缘等多重曝光社会亲缘关系的叠加欲望。在我看来,中国应该可以算是世界上少有的把婚礼做的这么夸张、炫耀的国家。在中国,婚宴不仅是结婚仪式,它也交织着社会风俗、人情世故等等,是欲望的缩影。新郎和新娘虽然是其中的主角,但他们其实处于被摆布的状态,正如作品的名字《无法选择》说的那样。为了这组作品,我特意去参加了好几场婚礼,也是用胶片重复曝光的方式拍摄了很多婚宴的影像,将其输出,裱在了餐桌上进行展示。

婚礼和沙坡尾的共同点都是一种很混沌的状态,所以我采用了相同的创作手法。在这次创作过程中,除了整体性的景象以外,我还增加了对细节的关注,但两个作品并没有内在的延续关系。我的很多作品只是名字或形式上的关联,但每件作品的思考都是不同的。如果说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可能就是它们都是关于当下人类所面对的问题以及人类的欲望的反思。

就像这次驻地创作的另外一件数码摄影作品,《白灼》。我在沙坡尾菜市场买了的一些海鲜,把它们放在我的头顶,并让别人充当摄影师拍摄的一组作品。这组作品在形式上延续了《把澳洲带回中国》和《凝视》,强调了物与我之间的关系,但它更多的是关于消费与被消费、利益与被获利、消解与被消解的探讨,另外也延续了《口岸》中对食欲和对物质的欲望的关注。此外,它以特写的方式形成对《无法选择—大学路》的补充和关照。

白灼:在艺术生涯的早期,您就有意识地利用自己的身体进行创作和表达。而无论在后来的装置、影像、行为等作品中,还是近年来利用漆创作的装置,身体或显或隐,从未退场。最早您是为何开始利用身体进行创作的?身体代表的是一种艺术家的在场还是您特别关注的人的欲望的指代?您作品中的身体形象让我想到了方力钧、岳敏君作品中的光头人物,不同的是,他们作品中的人物有着极其夸张的表情,而您则是以头部的背面入镜,隐去了表情,这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沈也:利用身体进行创作有一种信手拈来的感觉,不需要过多依赖外界。另外,它还有一种随机性和偶发性在里面。就像你说的,身体是“我”存在的证明,但同时也是对“我”的消解。因为观众没有办法认出这个人的具体身份,他/她到底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男性还是女性。他/她是泛指的人的符号。而我作为被拍摄的对象出镜,把镜头的掌控权交给别人,但最终完成的作品却又成为我的作品,我通过这个过程达成对摄影的消解,以及对艺术家身份的消解。

白灼:此次展览除了上述两件作品以外,还以文献的形式回顾了本世纪初您和朋友一起在厦门运营的艺术空间二步七,可以谈谈这一段经历吗?

沈也:这一次展览,我以时间线的形式回顾了二步七的发展脉络,同时展出了当时展览的一些回顾性的文献资料。“二步七”来自闽南话,意思是“有一套、有两下子、有点能耐”,主要成员有朱路明、吴明晖、曾焕光和我。2004年,朱路明刚留欧归国,我们几个朋友就商量着一起开设一个艺术空间带动福建当代艺术的氛围。到年底,二步七已经连续策划了两个展览,《跨越距离—为根特艺术节所做的艺术展示方案》、《视角—2004(厦门)首届国际新锐实验短片节》。在当时可谓相当活跃,吸引了不少关注。

2005年,我在二步七也举办了一个个展,叫《内有恶狗》。二步七的空间是租来的一座独栋民房。南方的房子有一个特点,围墙上都插有玻璃碎片,用来防盗。我顺着这个思路,在房子四周布置“内有恶狗”“内有警报器”、“内有保安”的灯箱,更有“内有恶狗”、“内有探头”、“请勿触摸”等海报和报警装置,家具家电都也安装上了监控摄像头和警报器。开幕式现场我还特意布置了一些椅子,让它们处于很分散的状态,我假设当天到场的观众必然有些是结伴而来的熟人朋友,他们在现场想要围坐下来聊天就必然会去移动这些椅子,触发警报。果不其然,无论是因为移动椅子或是其他一些不经意的动作,开幕式现场警报频频响起,人人杯弓蛇影、提心吊胆,大家都处于一种很不舒服、很拘谨的状态。我希望以这种集中强化生活中的现象,让在场的人深地体会到: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彼此失信,彼此防备的悲哀和恐惧,以及悲哀恐惧之后的一种渴望。

白灼:谢谢您今天抽空接受我们的采访,非常期待展览现场的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