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国柱 · 《城岭》
6 十二月 2019

ARTIST|主讲人

郭国柱

《城岭》:《流园》、《堂前间》和《遗物》

OPEN|时间

2019.11.29  19:30

VENUE|地点|白灼空间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07号

No.107 DaXue Road, Siming District, Xiamen

CONTROLLER

白灼 BJOY IMAGE

  之前的读书会,国柱在萧春雷老师讨论厦门屏障门户的时候,偶然提到了他拍摄的作品《城岭》中的拍摄内容,大家都很感兴趣,想要看到国柱完整的作品,所以白灼邀请到了艺术家郭国柱来进行一次作品分享,这次分享国柱将讲述他作品《城岭》中的三个部分:《流园》、《堂前间》和《遗物》。


《城岭》作品阐述

   文:郭国柱

《城岭》是我作为亲历者对当代中国城市化现象的思考,并力求以客观、记录的方式还原所见,使它们能够成为日后研究者们的样本和素材。《城岭》以反思现代性为基础,截取的切片是城市化过程中消失的乡村,分为:《流园》、《堂前间》和《遗物》三个部分。《流园》通过对因城市化因素所废弃的村庄,进行大范围田野调查采样拍摄,奠定作品的纪实性基础;《堂前间》通过类型化拍摄乡村熟人社会所特有的空间,由熟人社会瞬间崩塌的景观现实,指向人们的心理场域;《遗物》对村民所背离的原有生活场所、物品进行肖像式拍摄,窥探他们的内在记忆与体验。我在记录城市化进程的同时,试图勾连起画面之外的对抗: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古老中国——因血缘关系聚族而居的传统格局,正在与工业化城市化全球化等现代性所主导的当下进行一场历史性的角力。


《流园》

《流园》所拍摄的是城市化中农民所遗弃的村落, 随着时间推移,它们将被自然所消化并重新归还给大地,乡村与城镇在急速城市化的当下此消彼长。近年来的中国,资源向城市集中,这个曾经以农耕文化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大量农民快速涌入城市,导致农村和城市都应该对这种前所未有的激烈变动做出调整与适应。对于新进城的农民,熟人社会瓦解、地缘关系消失,并且需要适应新的生产方式,地域将对他们的身份重新定义。我作为城市化的亲历者,通过摄影对其进行长期关注,作品《流园》站在城市的对立面,通过记录被遗弃的村庄景观,对农村的边缘性进行探讨, 用可见或不可见的,与都市经验、消费主义完全对立的观看方式,折射出现代性与传统性的角力。

《堂前间》

堂前间是张挂招贴、平日接待乡里亲朋、年终团聚的重要场所,作为乡村私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它是维系家族尊卑长幼秩序以及熟人社会里人情往来的重要纽带。2015年1月,这个浙江杭州下属的小村庄整体拆迁,村民告别他们原本的生活空间,迁至商品住宅楼。2015年2月,推土机驶进村庄,这些装载着村民生活记忆、承担熟人社会空间机能的堂前间被推倒。这组影像拍摄于迁村期间,镜头帮助我对这种乡村伦理空间进行一种类型的审视,不同家庭遗留的生活痕迹却重塑了我们对往日生活的想象。据统计,在2005年至2009年年间,中国每年减少7000多个村民委员会。这个曾以农业文明兴盛的国家如今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平均每天消失20个村庄。

《遗物》

这些被遗弃的物品,是一群被拆迁的村民在离开祖屋时所没有带走的东西。作为私人生活中最隐秘的部分,它们不仅让我们得以拼凑曾经构成村民日常主体的生产生活内容,也让我们窥见村民们的内心世界,乡村惯常的习俗、礼仪以及敬畏神明的信仰。遗物,是外化的日常生活景观,但更是村民过去生活的一个结痂。人与土地的关系,因为外力的介入戛然而止。

郭国柱,1982年生于中国福建永春,2005年毕业于南昌航空大学机械系,现在生活工作于厦门。自2002年起,他便开始围绕“空间”和社会关系展开叙事。在这条线索中,空间是郭国柱创作实践的主要载体和对象。他在使用和描绘空间时,是以个体精神为出发点,最终回到社会的方法来展开提问的。他的作品先后参与2009平遥国际摄影节、2010中国-荷兰当代综合艺术展、第二和第三届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2015中国美术学院摄影“新学院活动”等;2015年入选中国当代摄影新锐TOP20,2016年入选三影堂摄影奖、新锐摄影奖,以及得到第七届Prix Pictet摄影奖和2016 Shpilman 国际摄影奖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