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t Basel Seoul-Xiamen 群展
16 四月 2019

 

fArt Basel Seoul-Xiamen  

Narae Jin

Yohan Han

Gaain BAHC

Chak
Cheol-soon

Saron

Zang Choi

Wongul Lee

KxxHz

OPEN|开幕

2019.04.13(星期六)  18:00  

DURATION|展期

2019.04.13日 – 2019.04.17 

VENUE|地点

BJOY IMAGE白灼空间(厦门思明区大学路107号)

  Shapowei Art Zone(厦门艺术西区二楼)

ORGANIZER|组织者

BJOY IMAGE

Yohan Han

thanks

Stevens Vaughn

韩国艺术家Yohan Han,和他的朋友Gaain BAHC在韩国首尔,经营一个艺术空间Space Youkillbong,这个空间既是一个艺术空间,同时也是一个开放的咖啡厅/酒吧,空间每周都会举办展览、派对、跳蚤市场,它吸引了很多当地的艺术家、音乐人以及对艺术感兴趣的朋友。

4月13日周六晚上6点,Yohan Han和Gaain BAHC的影像作品首先会在白灼展厅进行展览的开幕,晚上8点,Cheol-soon和Saron的音乐演出会在艺术西区的二楼开始,Cheolsoon是一名DJ,也是一个舞者,Saron则是一名说唱音乐人。现场还会有由Gaain收集的rare&vintage韩国产品售卖和展示。


采访嘉宾

★ Yohan Han:韩国首尔Space Youkillbong主理,艺术家,策展人

★ Gaain BAHC:韩国首尔Space Youkillbong主理,艺术家

★ Minju Kim:韩国音乐人

艺术西区:可以请你们就自己以及本次艺术空间项目,做个简单的介绍吗?

Yohan Han:我的名字是Yohan Han,我的合伙人名为Gaain BAHC(以下简称Gaain),我们在韩国首尔共同经营着一些艺术空间和酒吧。关于这次的艺术空间项目,我们的想法是找寻新的年轻艺术家,希望能够发掘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

关于本人的话,去年我在深圳与Stevens相识,是他介绍并邀请我们来到厦门,(并且)这也是这次项目的契机之一。当我们决定要在厦门做一些有趣的项目时,我们想到去年在香港举行的一场规模宏大的Art Basel艺术节,为了更加搞怪好玩,我们决定将这次活动命名为fArt Basel。你知道fart是什么意思吧?当你将”F”字母放在“art(艺术)”前面的话,就成了“fart(放屁)”,我们设想这个项目的整体概念就是要与艺术玩耍。当我们将想法告诉Stevens之后,他立刻就表示赞同,并将我们介绍给了剑雄,也就是白灼影像的主理人。

艺术西区:可以请教一下这次演出的形式吗?

Yohan Han:这次演出不仅有真正意义上的表演,也有介于表演和玩耍之间的东西。第一场表演的主角是Minju Kim,她是专业的音乐人和舞者。嗨Kim,如何形容你的表演?

Minju Kim:(我)基本上是进行打击垫( Launchpad )表演,通过敲击键盘来现场创造节奏,实时控制音乐。

Yohan Han:是的,她除了这台机器之外不会使用其他乐器,(而)关于节奏的灵感来源,实际上是007电影的主题曲。


接下来的表演者是之前在韩国我们经营的地方认识的朋友Saron,(他)目前既是一位饶舌歌手,(同时)也是一名学生,歌词的内容是(描述)中国当下的情况,以及中国与韩国之间的关系,并且将会使用英文和韩文。

最后是DJ环节,主要由Angel(Cheol-soon)负责,他现在正在来的飞机上,今天就会抵达厦门(采访时Angel还未抵达厦门),他是个非常富有活力的家伙,表演起来十分疯狂,他还在韩国时就喜爱充满时代感的、经典的韩国和中国歌曲,我想叫上他会十分有趣。尤其是他还喜欢粤语歌曲,虽然我不确定他晚上会带来什么样的音乐。对了,你们认为粤语歌曲怎么样?会很奇怪或者甚至不被允许吗?

我本人是这次的组织者,实际上,我是一名多媒体艺术家,做过很多投影作品。我最近的项目是在韩国的一个与某汽车品牌的商业合作,你知道的,如果从事媒体创作,你将会有很多潜在机会与大公司合作。

艺术西区:你认为空间和艺术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Yohan:我认为所有的艺术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文化,所以艺术往往与空间中人的生活息息相关。比如韩国,我们的历史并非太令人开心,比方说曾经的殖民历史。所以我们会更喜欢新的事物、新的文化,像西方的舶来品,但这样我们就仿佛是抛弃自己的历史和自己的身份内涵。如今,我们意识到了保存自己身份与历史的重要性,我们在韩国的艺术空间的目的之一,就是找回自己的文化身份,并重新热爱。

厦门也是一样,在日新月异的今天,同样有物事在持续反映中国文化的特质,在艺术中我也看到了中国本土文化的影子,让我感到十分好奇。

艺术西区:当你的艺术和你的收入之间出现冲突的时候,你是如何平衡艺术空间与商业方面平衡的难题呢?

Yohan: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同时这)也是我和Gaain一起合作的原因。在我个人的生涯中,目前(正在经营的)是我的第四个艺术空间,之前的三个空间(都)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事实上是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经营资金。

我们一开始不希望得到官方的资助,因为想要自我独立。如果要得到官方的资金,意味着要为他们做事,这会带来很大的束缚,并且要遵循他人的口味。所以为了能保证一定收入,我们才决定开始一起经营空间。我们在空间里售卖咖啡酒水,还有Gaain身上穿的这类独立设计夹克,举办跳蚤市场和DJ派对,我们每周都有活动,但是并不把精力放在只做一件事上,而是跟随感觉来决定每周要做的事情

艺术西区:你们在韩国进行活动时,会有专人负责商业部分,而自身专注于艺术吗?

Yohan:事实上,我得说我有三份工作,我在三个不同的大学里授课,所以有教学薪资作为个人收入。在自己的空余时间,我则专注于自己的艺术以及与Gain共同经营空间,她才是完全以艺术为主业的人,我则在周末的时候支持协助她。在专业上,我也和其他艺术家进行装置艺术创作,并在商业上有很多合作。

艺术西区:就目前这个阶段来讲,艺术创作是已经为你们带来收益,还是在拖沓你们前进的脚步呢?

Yohan:Gaain的作品并没有为她带来经济上的收益,因为她的作品更多的是关于玩耍、性取向这一方面,带有太强烈的风格。而我因为参与商业创作赚了些钱,所以对我来说,是的,创作已经能够给我带来收入,而她只专心于当代艺术的创作,没有什么经济效益。她在韩国是十分刻苦的艺术家,不幸的是,如果你只关注于当代艺术,那么找不到太多和公司企业合作的机会。因为你知道,谈论性取向和边缘群体是不受一般主流企业欢迎的。

被恶搞的Yohan

Gaain:其实我并不在乎我的作品能否带来经济收益,事实上,我已经放弃通过艺术创作来挣钱了,所以我一般通过兼职打零工来养活自己,比如教学生如何考取艺术院校。

Gaain

Yohan:我们也有过挣扎,这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终身难题,没有人可以得到一个正确答案。要挣钱你就得工作,所以有时我会把重心放在商业艺术上,但当你投入太多精力在商业上,你就无法做出有趣的作品。所以我的回答是,如果你真的想要追求自己的艺术的话,就得先挣钱,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条件才能产出属于自己的作品,因为你无法依靠别人。我认为这没有一个共同的答案。

Gaain:我的答案是找个兼职。

Yohan Han: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总是在不断的迁徙,(因为)在韩国首尔艺术家多的地方,地段价格也会随之上涨。

艺术西区:你们认为像沙坡尾艺术西区这样的地方,会吸引像你们一样的艺术家进入并产生艺术方面的合作吗?通过在这里的短暂居住,能否给你们带来一些有趣的创作灵感?

Yohan Han:其实我还没有参观过沙坡尾的其他地方,但我的感觉是,这里十分的商业化并充满了各种小店,这里可以有更多的空间用于展览,我的意思是,这里需要有更多的闲余空间给其他艺术家(发挥)。

我的灵感总是来源于新鲜事物,像是不一样的文化。我去过中国的其他一些城市,但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些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东西,我想我在这里感受到了灵感,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