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 景枫
20 二月 2019

 

 

 

一个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称为人?

一个摄影师要拍过多少风景,才能走入自己?

独自在街头暴走,下意识地按动快门,将此刻收入底片。

被迎面而来的影像裹挟着,也被刺痛着,由此感知着生。

对未知始终怀抱纯粹的好奇心。

这样拍下的照片,是年少轻狂,却也无法重来。

世上总有少年人,

是麦田里的守望者,在路上的凯鲁亚克,

《四百击》中被大海拦住去路的安托万,或是黄金时代的王二。

在自我意识形成的初期,遭遇的困境是相似的。

对自身的存在感到疑惑和痛苦。心怀梦想,却四处碰壁。

过剩的荷尔蒙和精力无处安放。

渴求了解世界,却找不到道路。

不善言辞的少年选择了相机。

在无法用理性分析的现实中,依靠身体本能去观看,去记住那些短暂相遇的片刻。

明治时代,一位青年跳瀑布自杀。

她不是厌世,也不是失志。

而是面对这么灿烂的青春,怕它一旦消失,不知如何是好。

幸而,生命最灿烂而不自知的时候,还可以拍照。

将它揣入口袋,在暗室里反复点亮清洗这些画面。

现在拿出来给你看。

它是失色的樱花,

黑白的风景,

风干的少年之心。

 

 

开幕时间:2018/03/24/18:00

展期:2018/03/24—04/08(10:00-18:00)

展厅: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策展:白灼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