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文那路 45-47号,巴黎 周子悦
20 二月 2019

 

 

 45-47 RUE DES CÉVENNES, PARIS

塞文那路 45-47号 巴黎

ARTIST

周子悦

OPENING

2018/08/26  16:00  艺术家导览

DURATION

2018/8/26—9/5    10:00-20:00

 

 VENUE 

厦门市思明区大学路131号-1 白灼影像

CURATORIAL TEAM

轴艺术项目 AXIS ART PROJECT

白灼影像BJOY IMAGE

 

2015年夏天,机缘巧合下我搬进了位于巴黎15区的这个小别墅,租住位于二楼的一个房间。房东太太叫Emilie NGUYEN, 30年代出生的越南籍法国人。我们偶尔会在楼道或院子里碰到,慢慢熟络后也聊聊天,一年多后,她拜托我给附近街道的鸽子喂食。老太太是巴黎Les amis des chats(猫友)协会的会长,需要时不时和市政府沟通城市与动物的共处关系,她还在家养了40-50只猫,以及一只狗,据说郊区还养了一匹马,我只在照片上看到。

 

塞文那路45-47号,巴黎

 

房东太太:Bonjour

我:Bonjour

 

我:为什么每天都要去给鸽子喂食?

房:你一天吃三餐,鸽子一天就吃一餐,也不多啊。

 

 

房:今天开车一起去喂一只猫,下大雪了,我怕路滑摔着,你陪我去吧,拿上车库钥匙。

我:这只猫在哪里?

房:在附近Javel公园边的矮草丛里,我在那搭了一个木头小屋,藏在里头。

我:每天都要去喂么?

房:是啊,已经照看了10年,它只认得我,才会出来。

我:就一只猫一直待那啊?

房:它本来和它姐姐一起,后来有一天,它姐姐出去就没再回来过,现在就它一只了。

我:为什么不带回家里养。

房:以前试过,它不喜欢,它就喜欢在外头。

我:特别的猫。

 

 

我:每次都看到这只鸽子飞来家里。

房:是啊,总有几只鸽子常来,有些来来又走了。

 

 

我:Kiwi(房东家的狗)怎么好久没看到了?

房:它得糖尿病去世了,已经得了很久了,吃药也没用。家里的猫也要常常治病的,上回一只骨折了,治病手术要200欧。

我:可以找机构资助一点么?

房:我们有协会,是可以资助一点,但还是太贵了。

 

 

房:鸽子现在也变得非常聪明,撒谷子的时间到了,他们会在屋顶或树上观察,一撒下,它们就飞下来,吃完就走,和人一样。(附近邻居对房东太太撒谷子的行为并不待见,觉得会招来过多的鸽子或是老鼠)

 

 

房:对动物都不友善的人,对人也不会友善。

 

 

我:为什么一直要去撒谷子给外头的野生鸽子?

房:已经撒了好多年,你知道你要是不撒,它们是会在那等的,这像是一种责任。

 

 

我:这么多袋都是给鸽子和猫的食物么?

房:是啊,你们的房租都在这里了,我自己花不了多少钱。

 

 

我:您抓着鸽子在清理什么,脏东西么?

房:是胶水和谷子,常有人把胶水涂在地上,然后用玉米粒覆盖着吸引鸽子,鸽子就中了陷阱。

 

 

房:晚上八点后出来撒,我画地图给你,撒在树脚下,要分布均匀,不要被发现。我老了,每日骑车去撒,总是有人指指点点,那个老太婆又来了,邻居们不喜欢我这么做。

 

 

我:家里大约有多少猫?

房:40-50只?我也记不清了。

我:都有名字?

房:那是当然,它们都有名字的。

 

 

房:我和巴黎市政府要一起开会,我最近要写一些针对公共空间和动物活动的举措。比如家里过小是不适合养狗的,城市的草地应该更多地开放给宠物,不然,狗都没有地方奔跑。需要有警察介入,还有宠物主人得负起一些责任。

 

 

我:家旁边有个院子,总是看到一些人坐在门口,那是个福利中心么?里面的院子还挺舒适的。

房:是啊,你不知道么,他们每天会准备吃的给一些贫困的人,有时候有多余,他们也会给我一些。

我:那附近的超市也会把东西给您么?

房:会的,但不多。你爱吃萨拉吧,还有这个,他们今天刚送来,你可以直接吃,我每天也吃这些。

 

 

我:您吃素么?

房:是的,我不大吃肉,你知道动物都是很痛苦地死去,它们的肉是会释放有毒的物质,对人也并不好。

 

 

 

最近回福建宁德老家的一个小渔村,是台风后的第三天,拍了一组灾后的景象。在路途中,偶然看到一个卖牡蛎的渔民身上穿了一件印着法语的文化衫,胸前写着:Maison, souvenirs de voyage, 翻译成中文就是:家,旅行的回忆。心中一颤,久久不能忘却。

 

福建霞浦县闾峡村,宁德